Uncategorized

autoload gallery

 

如果沒有深刻認識談善言,她的帥氣外型和標誌短髮,或多或少都會讓人誤會她是男子氣的硬朗女孩,但是每次訪問談善言,總會被她細膩的談吐吸引。

從《點五步》的芷菁開始、《某日某月》的紫晴、《告別之前》的嘉純、《婚內情》的許或然、《非分熟女》的月美、《打天下》的莊惠、或是《不日成婚》的 Jenny,談善言不但從模特兒躍升演員,甚至每個角色都在突破自我,她亦尋求更多挑戰,究竟是什麼動力驅使談善言前進?

 

 


「演員要站在鎂光燈下,我卻有點社恐體質 。」


每次訪問談善言,她總是能夠侃侃而談,但私底下的她,其實是一個內向的小朋友。她可以自得其樂,可是坐在擁擠的人群當中,她卻會忽然安靜,誰會想到能夠為了嘉純剃光頭髮、為了月美學習鋼管舞的她,原來害怕面對別人?

但偏偏演員的主要職責,就是站在鎂光燈下面對陌生人。

Black Point d’esprit Tulle Short Sleeved Blouse and Black Plumetis Tulle Skirt, earrings, and rings all by Dior 

 

 


如果不是朋友的這個舉動,大概不會走上電影之路


回顧當初進入五光十色的演藝圈,談善言表示,原來只是因為朋友發送《點五步》的公開電影試鏡給她,那個時候的她覺得電影過於遙遠,甚至獲選了仍然不願相信這是電影試鏡,直至拍攝完畢和正式上映,她才憬然有悟。

即便不擅於面對人群,但該發亮的金子總不會蒙灰。在《點五步》之後,談善言陸續收到其他電影試鏡的機會,自此開展演員之路。

短短五年時間,談善言已經演繹多個不同類型的電影角色,她亦從中獲得更多滿足感和成功感,除了能夠不斷挑戰自我,她的角色甚至影響別人,就像《打天下》的莊惠,憑著堅毅的個性影響別人的人生,談善言甚至收過不少感謝信,信中訴說莊惠如何鼓勵他們、讓他們能夠找到人生的意義,這也給予了談善言繼續邁步向前的動力。

Black Point d’esprit Tulle Short Sleeved Blouse, Black Plumetis Tulle Skirt, earrings, rings, and Maison Christian Dior Eden-Roc all by Dior 

 

 


「若果能夠重來,也許我會選擇重演許或然這個角色。」」


早前,談善言憑著《不日成婚》的 Jenny 獲得很大迴響,可是對她來說最大的挑戰原來並非如何演繹女尊男卑的關係,而是如何呈現喜感。

談善言坦言當時對於如何飾演 Jenny 感到害怕,甚至難以掌握喜劇的節奏,不過幸好《不日成婚》的劇本編排,賦予情節和對白獨特的喜劇節奏,加上朱栢康的引導讓她感到放鬆,最後彼此擦出不少火花。

雖然談善言飾演的角色屢獲好評,但原來她希望能夠重演《婚內情》的許或然,因為很多時候她的角色總會表現冷漠,但是當初能夠和鄧萃雯共演,她卻感覺自己的表現過於單一和刻板,如果可以重演,她會賦予角色更加豐富的層次,讓許或然更加掙扎和立體,平衡角色本身的梭角。

現在的談善言,除了依然想要挑戰親情電影外,她更加渴望能夠帶來更大的反差,不再僅僅只是倔強和硬朗的角色,而是能夠挑戰更多不同的可能。

Technical Mesh Vest, Black Nylon Cloqué Bar Jacket, Black Point d’esprit Tulle Short Sleeved Blouse,  Black Plumetis Tulle Skirt, 

and Maison Christian Dior Eden-Roc all by Dior 

 

 


沒有行程的日子裡,就到海邊嗅一嗅陽光和海洋氣息


出道5年的時間不算長,談善言卻已繳出相當漂亮的成績單,但隨著疫情來得突然,很多事停滯不前,談善言不諱言工作多少受到影響,就連當初《不日成婚》的上映檔期同樣不斷延後,而原本今年上半年談定的巴黎及米蘭時裝週行程,也因疫情導致而取消,不過談善言沒有讓自已的時間空白,反而是忙著再回頭圓了過往的期待。

彼時倦了想去放空的遠行,卻難有分身機會,現在全填補回來,談善言給自己訂行程,只要沒有拍攝工作,就跑到海邊嗅一嗅明媚陽光和海洋氣息,在無繩滑水中找到宣洩和樂趣,累了便懶洋洋躺在海邊,感受太陽揮灑的暖和氣息。

Oblique Bucket Hat, Ecru “Christian Dior” Polo Shirt, and Navy Blue Toile de Jouy Nylon Skir all by Dior 

最近各地疫情促使不少人自怨自艾,無法出遠門,沙發一躺就是幾個小時,這讓人不得不佩服談善言的行動力——四周環境即便受限,也不阻礙身邊的美好被發現,就像她身旁的 Maison Christian Dior Eden-Roc 香薰。無論是陽光折射的海面,或是雨天過後被猛烈陽光蒸發的濕氣,那在空氣中散開的海鹽氣息和空氣中飄送著茉莉花的幽香,都讓她猶如置身地中海域的感覺,享受日光浴帶來的休閒體驗。

疫情依然嚴峻的今天,雖然時裝週行程暫未能成行,她仍能在海鹽香氣和暖洋洋的陽光氣息中,暫且神遊蔚藍海岸,感受法式香薰的生活美學。哪天若果能夠再度踏足歐洲,步進一個開滿夏日繁花的庭園,也許會想起這天如何自得其樂。

Oblique Bucket Hat, Ecru “Christian Dior” Polo Shirt, Navy Blue Toile de Jouy Nylon Skirt, Medium Lady D-Lite Bag In Blue Toile de Jouy Reverse Embroidery,  and Dior-ID Sneakers In White And French Blue Technical Fabric, and Maison Christian Dior Eden-Roc all by Dior 

 

 


美麗不該如此單一,短髮亦非是標籤


演藝界從來都是一個血腥戰場,年輕和美麗的女星猶如雨後春筍,亦讓不少女演員總是承受關於「美麗」的壓力,儘管如此,談善言表示比起完美無瑕的濃妝,自己僅僅喜歡淡妝,她的手袋甚至只有簡單的眼影和遮瑕,她覺得唯有這樣才會讓人看到真實的五官、真實的自己、真實的內心。

這樣追求真實的樣貌,如今在這個時代更顯難得可貴。翻開社交媒體,有時不禁感慨為何「美麗」變得如此單一,亦讓談善言的短髮顯得如此鶴立雞群,說穿了,也只是社會的約定俗成,就像短髮總予人“Tomboy”的感覺。

不過作為藝人,談善言從來沒有考慮社會大眾會否因此標籤和定義她,因為對她而言短髮可以陰柔,長髮同樣可以陽剛,所以髮型根本不是定義自我的元素,甚至不是考慮的重點。換句話說,短髮不但只是談善言的個人選擇,更加沒有可能成為定義別人的元素,亦是為何談善言從來不會害怕別人貼上任何標籤。

Oblique Bucket Hat, Ecru “Christian Dior” Polo Shirt, Navy Blue Toile de Jouy Nylon Skirt, Medium Lady D-Lite Bag In Blue Toile de Jouy Reverse Embroidery,  and Dior-ID Sneakers In White And French Blue Technical Fabric all by Dior

 

Shop Maison Christian Dior Eden-Roc

 

Photography & Art Direction / Kiska Chan @ A Day Media
Videographer & Editing : YKC
Styling & Creative : Aaron
Interview & Text / Aaron
Hair: Larry Ho @ Aveda IL COLPO
Makeup: German Cheung
Special Thanks / PARFUMS CHRISTIAN DIOR
Cover Art Design : Chara @ A Day Media

© A Day Media Limited. 版權所有,不得轉載

FOLLOW US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